开口松子女士

坏天气⏩坏心情

hate the world

我认为能称之为人的是,那些“充盈的生命”,可以踩在云上的“轻盈的笑”;或者是与之相反的完全对立面,这些都是人

非黑即白是错的,但是这不意味着二元对立在这个世界里是错的。

我就站在我黑色影子的边缘,它下一秒可能就会吞噬我,它黑色的尽头可能连着地狱,有十八种酷刑在等待我跌落。只要有光,就会处于这样的无时无刻的恐惧里,如果想要躲避,就去黑暗的地方,此时此刻就处于危险自身当中了

我从不认为“不开心”是件坏事,虽然它一直折磨着我。 常态不一定就意味着本该如此,我本就应该不开心。或者说是负面的情绪会给身体健康带来不好的影响,这就更加的无所谓了。 我本来就不在意1+1等于几,它可以12345 可以是数字,可以是星辰或者是大海,这都与我无关。我的身体和我,也应该是分开的,这都与我无关。

可能因为我是一个理科废渣,我总觉得一些猫猫,其实比我更像是一个人。
人和非人的区别,不应该存在于“肉体的存在形式”上,或者是某些生理系统的组织上
照这样子看,我应该还算是人,还可以加上一些修饰前缀:一个肥胖的不开心的人
如果再把我所有的特点变成前缀加上去,我觉得自己更像一头猪(或者任何一种为人时候定义的低劣动物)而不是一个人
其实,我觉得能称之为人的,除了那些猫,就只有很少很少了
大多数,都像蚂蚁,也不是真正的蚂蚁,这是个极其不恰当的比喻。世界上没有除“人”以外,这样可笑的动物了,看来也只能用“人”去定义这些可悲的生物了
而我,应该更可恶一些(应该是带了什么罪诞生的,可能现在的自己就是在人间服刑)所以也谈不上是“人”或是人了

当然,我身边的那些小仙女,真是会发光的温柔的存在,我窥视她们,靠近她们,也不能沾上一点点

像一锅大杂烩,除了我最爱的鹌鹑蛋,还有让人恶心的海胆。

约正常就越不正常 疯狂

那天你问我,最近怎么样
我说,还不错,挺好的
我要怎样呢,告诉你,我其实不好我一点也不好,这样吗?

根本不在乎我好不好的吧,

如何才能结束这一肮脏恶心的一切啊